中国攀枝花

中国钒钛之都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黄仲金这个人

时间:2006-02-24 09:5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潘普洲 点击:
黄仲金像 认识黄仲金是从他的书法开始的,我在编《攀枝花广播视报》副刊的时候,就经常收到他的投稿。后来不断地在省市级刊物看到他的诗歌、散文以及书法和绘画作品,我想,黄仲金真是个多才多艺的家伙。 他的个子不高,一头长发,不善言辞,每次作协开会,

黄仲金像

    认识黄仲金是从他的书法开始的,我在编《攀枝花广播视报》副刊的时候,就经常收到他的投稿。后来不断地在省市级刊物看到他的诗歌、散文以及书法和绘画作品,我想,黄仲金真是个多才多艺的家伙。
  他的个子不高,一头长发,不善言辞,每次作协开会,都是最后一个发言,话也不多。交往的时间多了,我们也就成了朋友。
    黄仲金一九六九年出生于红泥,高中毕业后在盐边县林业局从事林业调查设计工作,后由市林业局借用,搞二滩森林公园的前期筹备工作,后因人事关系未能解决,两年后他又回到县林业局,被安排到冷水箐森林公园工作,之后抽调县政府勘界办公室从事全县边界的勘定工作。工作的不断变动,使他走遍了盐边的山山水水,也使他学到了不少的东西。
    1993年《星星诗刊》第四期发表了黄仲金的诗《鱼.乌鸦.我们》,这是他第一次在省级刊物发表诗歌,就在这一年的《星星诗刊》第九期“青年诗人十二家”栏目又发表了他的组诗《十二月份的两个日子》,这首诗他把享誉世界的诺贝尔文学奖和他放牛的生活巧妙在结合在了一起,看上去有些幽默,也给了读者无尽的思考。1998年3月28日《星星诗刊》在我市的园林宾馆举办了开门办刊攀枝花笔会,当时《星星》的副主编,后来鲁迅文学奖的获得者张新泉在谈攀枝花的诗歌时,多次提到黄仲金的诗歌创作。
    九十年代初是中国先锋诗歌的活跃时期,当时有个刊物叫《诗歌报月刊》,因发的诗大部份都是具有探索性的先锋诗歌,在诗坛影响很大。虽然我不写诗,但我到书摊买书时,也会翻一翻这本杂志,看一看诗歌的发展方向。1993年第6期的《诗歌报月刊》就发表了黄仲金的一组诗画作品,真不容易,这是许多青年诗人做梦都想上的刊物,而且他不上就不上,一上就是两个页码。在该刊1995年的第二期我又看到了他的一组诗画,又是两个页码,当时市里上这个刊物的诗人也不多。在1994年的《诗歌报月刊》第9期,我看到了《诗歌报月刊》举办的中国当代诗坛跨世纪实力诗人集结评奖揭晓的名单,它是按得分顺序排列的,金、银、铜奖共100名,黄仲金排在铜奖的26名,还在许多著名诗人的前面,这使我有些惊讶,想不到黄仲金的诗歌创作进步这么快。
    黄仲金不但写诗,而且还写散文,他现在已在各级报刊杂志发表了文学作品160余件,多年来我看到不少他的诗歌和散文作品,他的写作是一种“下”的写作,这里的“下”是故土、是大地、是小人物。那些不起眼的事或物,成为他的倾述对象和抒情客体。这种很冷的抒情方式是对事物本来面目的一种恢复,没有变形,拒绝隐喻,没有情感的夸饰,没有画蛇添足的议论,仅仅是描述与记录,正如史蒂文森说的“事物本来怎样就怎样”。从他的诗《铁匠铺》(《诗歌报月刊》95年2期)、《书法与蚂蚁的共舞》(《星星诗刊》2001年9期)和散文《城市土狗》(《四川农村日报》2001年10月6日)以及“野菜系列”(《攀枝花文学》)等作品,可以看得出来他的这种创作倾向,他让那些在人们的视线里渐渐隐去的东西,重新回到人们的记忆中来。
  黄仲金的画也给了我很深的印象,听说他没有进过专业的美术学院,全凭想象在画。1996年《华西都市报》的“街坊”副刊,每期都换刊头,需稿量大,黄仲金一直坚持给该报画了两年。他还为许多诗友出的诗集配过插图,特别是他的“汉字变体黑白装饰画”很受文朋诗友的欢迎,他给一个朋友的诗集《我用伤心的手蒙住眼睛》配了八幅画,该书由香港金陵书社出版之后,有一个诗评家在《石家庄文化报》上评论诗集的同时,说了这么一句“装祯家深得作者诗的三昧,那八幅整版汉字变体黑白装饰画令人耳目一新,以极大的浓缩力把每辑散文诗的内容和主题精髓立体呈现给读者,使读者在展开的瞬间走进遥远的遐思,使诗更具充实之美、空灵之妙”,说的就是他的绘画作品。
  那段时间很多报刊杂志都发表了不少他的绘画作品,比如《林业文坛》、《四川农村日报》、内蒙古《林城晚报》等,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攀枝花日报》的副刊,刊头大部份都是他画的。
  黄仲金说现在他不再准备画画了,他把自已的绘画作品进行了整理,复印成厚厚的两本,进行了线装。他共画了428幅作品,发表了261幅,还为11本书画过插图和封面。我问他为什么呢?他说精力顾不过来,他要把精力放在诗歌、散文和书法创作上,争取在这几方面有更大的突破。他整理自已的绘画作品,就是想对它进行一个总结。
    前段时间,我翻看《攀枝花晚报》时,看到他的书法刻字作品入展中国书法家协会举办的第五届全国刻字艺术展和第八届国际刻字艺术交流展时,我很惊讶,他的入展打破了盐边书法领域无人进入国家级展览的记录。在这之前,我曾看到过他给《四川日报》的副刊“天府周未”题写过一期报头,想不到一个痴迷于写作、书法的作家,还有刻字这一手。
  现代刻字艺术和传统刻字艺术有很大的区别,韩国和日本起步要早一些,中国九十年代才开始起步,不过近十多年的时间,黄仲金搞现代刻字创作不过三年,他能在短时间内取得这个成绩,完全是他从小练习书法和从事“汉字变体黑白装饰画”创作的结果。现代刻字和他的“汉字变体黑白装饰画”很接近,只是“汉字变体黑白装饰画”是用笔画,而现代刻字是把它刻出来,现代刻字增强了刀法的运用,注重作品肌理及质感的营造。所以,他一接触现代刻字就找到了感觉,一发不可收,在他入展之前,他就在中国书坛的第二大报《书法导报》上发表了八件作品,第一次就发了四件,在现代刻字领域有了一定的影响。这次展览,四川只有五个人入展,有的省份还是空白。由于是中国书协举办的刻字届展和国际交流展一起举行,还来了韩国、日本、马来西亚等国家的刻字艺术家,但遗憾的是,由于时间和路费的问题,他没有去展览现场看这个展览,失去了一次学习和交流的机会。
  要知道做一件书法刻字作品,并且把作品做得很有品位是需要时间和才情的,没有构思就没有形式与内容超绝的作品诞生。黄仲金对刻字作品的点画造型,物质材料的显示,肌理的烘托,等方面进行过认真的研究和思考。它从材料的硬度、质地、色彩、纹理、光泽等物质属性入手,去选择表达审美意境的创作手法,创作起来得心应手,而作品也更具特殊的审美效果。他把平平常常的木头赋予了一种崭新的内涵,把留在宣纸上的墨韵巧妙的切割转换成了一种独到的声音,这声音是冲开木花的声音,是八面出刀的灵机与巧活,是塑造意境与线条的刀法舞蹈,使木头的生命得以延续并产生最完美的价值。
  黄仲金在单位从事的是技术工作,他的艺术创作完全是业余的,很多搞业余创作的人,因为处理不好工作和创作的问题,和单位关系搞得很不融洽。我问他是怎么处理好工作和创作的关系的,这是许多业余作者无法回避的事实。黄仲金说他首先把工作干好之后,有了业余时间再搞创作,在工作时有了灵感,他就把想法记下来,回到家才开始创作。他现在是单位里的技术骨干,单位领导很支持他。
  我衷心地祝愿他在诗歌、散文、书法领域,再创更大的成绩。


    链接:黄仲金,中国林业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责任编辑:阿蒙)
顶一下
(2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