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动态 资源 企业 财经 旅游 文化

文化

陈楚生魏晨苏醒 快乐三强发声

2007-07-10 08:17 来源:新京报 作者:佚名 阅读
摘要:

快乐男声三强来京举行拉票会,遇大雨取消活动,接受媒体专访各具特色

  上周五经过激烈的比拼,陈楚生、魏晨、苏醒在快乐男声4进3比赛中脱颖而出,晋级年度三强。周六三人马不停蹄来到北京欢乐谷进行拉票会,但天公不作美遇暴雨临时取消,因此这次三人采访时间安排很紧,记者和三个大男孩进行了快速问答一般的聊天,聊天中三人还要轮流出去给歌迷打安慰电话。

  苏醒

  做男人比得冠军更重要

  记者:最近两场比赛,你连续靠PK才获得晋级机会,怎么评价自己上场比赛的状态?

  苏醒:我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我承认我的风头被人抢了,是“醒目”(苏醒歌迷)抢了我的风头,他们太不一般了。

  记者:4进3比赛时,魏晨要在你和陈楚生之间选择一个PK对象,你好像在魏晨耳边说了什么?

  苏醒:魏晨是用他的意志做出的选择,我只是给他建议,让他“选择我!”。当时魏晨站在我们中间,我已经看到他的脸有些扭曲了,确实这种选择非常难做,但楚生是三强中最让我心悦诚服的,在城堡里他像兄长一样给了我很多帮助,这些大家都没看到,但我一直记在心里,而且在以往的PK中他也多次没选我。关键时候,我应该回报他,我想做一个男人比做冠军更重要。

  记者:上场最后的PK,你演唱的是《walkingaway》照样是一首不太有人缘的歌曲,导致多数快男没有选你,关键时刻为何还在坚持做自己?

  苏醒:我其实没有绝对信心赢魏晨,因此觉得有可能最后一次唱歌了,之前9进7、6进5我都想把《walking away》当作最后的歌曲,但一直没机会,准备了一个月了终于看到机会,我想不能再错过了,而且我在唱之前说了“这首歌是唱给醒目的,你们要好好听。”因此其他快男会有怎么样的选择,我已没精力顾及了。

  记者:很多快男都说,比赛中不能自由选择歌曲,在国外自由惯了的你是不是对此相当不适应?

  苏醒:痛苦的选歌过程已经过去了,做节目是要分阶段的,最开始要照顾最广大观众的情绪,不然节目收视率就上不去。而且在任何时候也要学会妥协,我们现在又不是周杰伦,能把“口齿不清”唱成一种潮流,在没有高地位的时候坚持个性,那就是一种傲慢。比赛的时候专业评委要看到全方位进步,歌迷要看我的个性,我一直在平衡。最后几场大家有了自由,现在大家的风格都确定,而且不同类别的歌手很难类比,现在比的就是演唱时的状态。

  记者:9名快男在最后关头,只有3个人选择了你,你心里有没有不平?

  苏醒:快男在选择前,我那首《我会好好的》是唱给歌迷的,快男的伙伴们可能看的是谁的歌最感人,多数选择了魏晨。我觉得他们的选择都是合理的,而且这么大的人了不会拿自己的人品开玩笑吧。王栎鑫比较直率,他当时要是选择我就不是他了,将选票扔在地上的王栎鑫才是我喜欢的王栎鑫。

  记者:预测一下谁能拿冠军吧。

  苏醒:不想预测了,因为得到现在的结果我很满足,从艺人的角度讲,3个月比赛对我都是收获。汪涵大哥说,人靠什么活,靠回忆,我觉得自己在70岁能看着快乐男声比赛录像微笑就是天伦之乐了。而且3个人里面,我资历最浅,第一次参加国内的比赛,之前在国外都是200多人参赛,不可能有待定的,待定?人家就不来参加了。

  记者:有人批评你太懂得外交辞令,做人圆滑,你怎么回应这种批评?

  苏醒:我用6个字回应,“他们不了解我”。我是双鱼座的,比较喜欢自我唤醒,会让关心我的人更受罪,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总会有人对你不满意,但IDon‘tCare(我不在乎)。

  陈楚生

  没有人不想拿冠军

  记者:很多歌迷说,快男三人中你是最适合做老公的,对此你什么感觉?

  陈楚生:我觉得是男人都适合做老公吧,呵呵。可能我在节目中说过自己是巨蟹座,歌迷就觉得我比较顾家吧,确实我对家人是比较在乎的。

  记者:你曾经签约百代唱片公司,但最后并没有发行唱片,这段经历具体是怎么样的?

  陈楚生:2003年我在全国PUB歌手大赛中获得冠军,当时百代的小菁姐做评委,她对我的表现比较满意,赛后就谈了合作。那段时间我在百代唱片公司学习了很多,每天被逼着去创作,应该说这两年比以前有了很大进步,但还没达到出唱片的水准,作品不够出彩,这段经历是有遗憾,但谈不上打击。

  记者:听说你在深圳本色酒吧,非常招牌的歌是《听妈妈的话》,但在快男舞台上你一直是民谣怀旧范儿,为什么?

  陈楚生:以前我在酒吧唱的多还是民谣弹唱,《听妈妈的话》是我的突破之作,也是我和乐队的成员在R&B方面的尝试,但是导演组不希望我改变民谣的风格,如果接下来比赛有机会一定会唱给大家听。

  记者:听说你在海南的轰动远超过其他地方,你怎么理解这样的状况?

  陈楚生:海南一直没出过明星,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可能我的出现给他们一些惊喜。说实话,我在海南的时候确实接触信息量比较少,更多的进步是在深圳酒吧获得的,能为海南带来一点荣誉心里很满足。

  记者:你觉得谁会是快男冠军?

  陈楚生:没有人不想拿冠军,每个人都有可能。

  魏晨

  我是光明正大晋级的

  记者:有场比赛你唱《好心情》走调得非常厉害,你当时到底是什么感受?

  魏晨:当时是“反听”我听不到,第二次唱主歌部分时还想配合乐队拉回来,但实在是回不来,于是就按着走调的方式唱完了,我当时已经做好挨批评的准备了,所以包小柏老师这么狠的批评,我都能承受,因为确实相当糟糕。

  记者:最近几场比赛你有很大进步,但无论是短信票数和歌唱实力你都不是最好的,但你走到了全国三强,你觉得你的优势在哪里?

  魏晨:我长得不如俞灏明,但唱得比他好,唱得不如王铮亮,但长得比他好,这可能就是我的优势吧。

  记者:有网友说你在比赛中几次被主办方“保送过关”,说人缘好也让你得到了不少的晋级筹码,你认同吗?

  魏晨:我人际关系好?一般吧。可能导演组看到我比较努力的状况,我不是被保送的,是光明正大晋级的。而且上场比赛9个快男里,6人选择了我,你不能怀疑他们的观察能力吧,他们可不想在全国观众面前损害自己的声誉。我的唱功确实不是最好,但我选择的歌感动了自己,也更容易感动别人。

  记者:那你预测一下,谁将会成为快男冠军?

  魏晨:应该是陈楚生吧。

  记者:5进4比赛中,你与何洁的演出非常投入,你怎么评价这位师姐的?你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魏晨:她给我的帮助很大,其实在彩排时我状况非常糟糕,是她一次次启发和帮助我,才有了最好的演出效果。我比较喜欢文静、可爱的女生。

  ■记者手记

  魏晨状态最好,一进来就向每个人微笑,记者们或许对他的晋级有些异议,抛出的问题火药味十足,魏晨回应都相当温柔,但每一句都坚定地为自己辩护,近几场状态回升,让他信心十足。

  陈楚生对此依然低调应对,回答每个问题语速都很缓慢,神态平静。

  苏醒回答问题最有逻辑性,很懂得分寸,该讲道理时就讲道理,该为自己辩护时绝不软弱,尊重媒体的功夫一定做到最好,采访中途要去接听粉丝热线,模仿何炅的口气对记者来了句“广告之后马上回来”,如此表现简直是快男选手中的“刘德华”。

  采写/本报记者 杨林

  摄影/本报记者 王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