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动态 资源 企业 财经 旅游 文化

文化

攀枝花城市文化人格的国际路径

2019-08-23 13:34 来源:四川文艺网 阅读
摘要:有什么样的城市文化人格就有什么样的人!城市市民所有人的人格,他们的修为,情操,他们的性格的组合,这种总和就构成了一个城市的性格。比如重庆人,火爆很爽直,四川人的灵秀温和,东北人热情达观,深圳人开拓奋进,一个地方的人成就了一个城市的文化人格,

  今天坐到这里,我感觉回到了1965年的时候,在攀枝花建市时候那种状态。那个时候三线建设是国家战略,“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为了生存和发展,大家时不我待,热血澎湃,从五湖四海相聚在攀枝花下。而今天,这几天大家知道中美贸易战和科技战的愈演愈烈,从以前那种战争变成了商战,我们用这样的国际眼光来看待我们的城市文化人格,我想到毛主席说的攀枝花建不建钢厂不是钢铁厂的问题,是战略的问题,我们借用毛主席伟人的话——讲不讲城市文化人格不是文化部门的问题,是战略问题,是生存和发展的问题。

  一、文化人格的危机与机遇

 

  我们有什么危机?第一个危机就是改革开放40年发展以来,我们城市个性的丧失,不少城市已经不是一个高品质居人文化的社区,而是千人一面的水泥森林。小城市学大城市,大城学天安门,一张图纸复制到底,城市灵魂的消失让我们开始寻觅家在哪里。第二是我们城市转型升级。城市如何让生活更美好,我们该怎么转型升级,城市的特色个性是什么?城市灵魂是什么?发展动力在哪里?第三,我们是大三线现在那么一种状态下,他那个时代的伟大,为我们共和国建立的伟大的基业、伟大的精神,但同时它转型的阵痛,我们三线企业该怎么第二次创业?第四点,在世界格局中,中美之争,世界的科技之争,国际贸易之争,我们该怎么来生存,我们该怎么来发展,这是关键的十年。那么在这样的国际背景下来思考的,是攀枝花这个城市文化人格面临的危机与机遇。

  二、城市文化人格的是城市发展的力量源泉。

  有什么样的城市文化人格就有什么样的人!城市市民所有人的人格,他们的修为,情操,他们的性格的组合,这种总和就构成了一个城市的性格。比如重庆人,火爆很爽直,四川人的灵秀温和,东北人热情达观,深圳人开拓奋进,一个地方的人成就了一个城市的文化人格,一个城市的文化人格又影响了一个地方的人。一个地方人的精神气质,又影响了他在城市外与他人的交流和发展,和什么样的人打交道,又吸引了什么样的人到城市来,来管理这个城市,来做这个城市的工业商业服务业,做这个城市的教育卫生科技,来发展这样一个城市,所以人的素质,人的状态,人的能量,决定了这个城市发展的源泉。因此贾瑞云书记提出这样一个课题,我们几位专家都在叫好,很多地方发到后面就发展不起来了,资源挖掉完了,资源枯竭了。大企业松下集团的创始人说,我的企业消失了,只要我人还在,企业这个体系还在,制度还在,他照样马上又建立他的企业王国。所以人的思想精神不枯竭,发展创新就不会停止。攀枝花是一座一百多万人的城市,比人均GDP的时候我们都很高,但是我们有更高的要求。在今天的形势下,人的数量不是关键,在互联网时代,一个人改变一个企业,改变一个地方,一个杰出的人的力量可能非常的巨大,第四次工业革命之后,可能会兴起一种人才战略,一种精英文化,英雄文化。

  三、城市文化人格是城市巨大的隐形资源。

  一个地方的城市人格是由一个地方的地理文理形成的,那么形成后它不仅仅是一种精神力量,它会变成一个巨大的文化资源。在这一点上,前面谈到的嫘祖故里,它既可以形成文艺文学内容,同时形成很大的一个产业。我的家乡观音故里,观音文化,当它是内容的时候,他是文学艺术作品,到了市场,就打造成了文化产业,慈善产业、度假产业、素食产业,它和其他文化深度的融合了。所以,用这样的观念来看我们的城市文化人格,攀枝花这片地里土地上就有两个巨大的矿,我们要树立两矿资源的概念。第一矿,是我们自然之矿。第二矿,是我们的文化之矿,而自然之矿是有形的,是要穷尽的,而文化之矿是无尽的,可再生裂变的。所以,我今天想到1965年,我们的为什么要在这里聚集,那个时候是因为脚下有钢矿有铁矿,我们今天为什么要开这个会,要在这里聚集,我们那一代人在开发钢矿铁矿的过程中,又产生了聚集了一个新矿——精神文化之矿,所以我们今天在这里是来开发,是来冶炼这一个文化之矿。两矿的资源观是我们科学的发展观,是我们攀枝花这一波第二次创业腾飞的一个重要平台攀。我们现在说英雄,有人好像认为有一点过时了,网络上有人在否定英雄,对罗盛教、黄继光等等这样的一些英雄,网络上经常有一些嘲笑嘲讽的,而另一个方面,我们网络上一些小鲜肉反而成了网红。那么在这样的一种背景下,我们国家提出:一个有希望的民族,必须要是一个崇尚英雄的民族!英雄文化是一个民族的基因,是一个民族精神的力量的源泉,习总书记说要浓墨重彩地记录英雄和塑造英雄。那么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我们的英雄文化如何把它形成钒钛之骨,成为精神之钙,唱出我们的英雄之歌来,我们英雄文化如何让它时尚化?用我们00后90后80后能够听懂的语言来表现它,像《红海行动》、《战狼2》、《美国队长》一样,像《功夫熊猫》一样,我们有没有我们的钢铁战士?钢铁勇士、钢铁牛仔。钒钛兄弟能不能打造出我们的钒钛兄弟形象?这是我们文化科技部门的事,也是我们工业部门的事,因为我们今天的工业是人性化的产品,人性化的工业,农业是人性化的农业,人性化的食品,就是刚才白庚胜主席说的,从文化产业变成了产业文化,它是人性化的。那么在这一点上,我们如何形成攀枝花英雄文化的时尚审美,是这个时代特别需要一种精神。上个月我重走了长征路,巧渡金沙江,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巧度是智慧,强度是个决心,飞夺更是力量,这是战争时代的铁人三项。现在,人从精神到肉体都逐渐的脆弱了,缺少刚才说的那种刚毅和坚忍。今天如何树立这一种精神的英雄情怀,让它时尚化,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课题。给精神补钙,攀枝花要作一个给中国梦想赋能的城市。我带着我的小孩在这里,一方面康养度假,另一方面我的小孩补到了精神的钙片。日本的姑娘中有一种说法,找不到心意的男人,喜欢秦汉时期的铠甲男人,于是,有男孩子结婚的时候,穿着铠甲扮得很强壮的样子。阴柔有余,阳刚不局。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时代审美,从文学的角度到市场产业的角度,我们有广阔的思考和空间。

  四、打造中华英雄文化体验中心文创地标。

  攀枝花英雄城是以英雄扬名的城市,那么如果我们把攀枝花的三线英雄文化和我们中华民族的神话中的英雄文化夸父逐日、精卫填海、愚公移山,——我们当时成昆铁路那些人都有愚公移山的精神,红色经典中的英雄文化有机结合。毛主席说,快马加鞭不下鞍,作为三线的“好人好马”,今天继续快马加鞭。用智能的手法,用AR、VR的手法,用实景剧的手法,瞄准不同的年龄群体,来思考形成我们的建设中华英雄文化园的一个体验中心。我昨天在三线建设博物馆看了很多,很受教育,但很有感慨,那么如何让这种英雄文化更加生活化,在座的各位,有几个人去过五次三线建设博物馆,没有吧?就在你们家乡,你也不会去三五次的,那么我们的英雄文化园如何让人反复体验,就像迪斯尼乐园一样的,让他反复要去,怎么让他反复去,常态化生活化体验化产业化,然后我们把它规划出来,形成一个大的产业体,把这个东西孵化出几百亿产值,把它做出来,多种形式的表达,一个钒钛兄弟就搞他个200亿产值行不行?我们需要这样的情怀和气魄。

五、科技、文化、自然三生万物。

  科技文化自然三生万物,科技是我们的钒钛,文化是我们的英雄,自然是我们的阳光花果,当这三点融合起来的时候,他们是1+2+3,是产业的叠加,也是产业的裂变,所以在这种融合裂变中,我们攀枝花说文化一定要现代文化和科技文化,我们一定要在时代的前沿,现代大数据文化中去占领一席之地,我们这个城市不能更多地从保护性的——比如保护性的原汁原味的民俗性的来体现我们的特点,这不是我们最大的特点,我们最大的特点就是要思考科技文化自然三者融合,在这种融合中,攀枝花的康养不仅仅是我们的生态自然康养,要高度地把科技康养拿出来,我们要有康养机器人,我们要有非常酷的康养机器人来服务,我们也有美丽热情的攀枝花姑娘机器人来服务,我们要有这样的东西,科技文化完美结合,相会在攀枝花下。攀枝花要有这种开放和包容气魄,我们攀枝花,天下资源为我所用,天下人才为我而来,天下市场与我共舞。让攀枝花的移民文化,民族文化,三线文化裂变共荣。攀枝花是四川的,攀枝花它不仅仅是个南大门,太低了,攀枝花是世界的攀枝花。

  六、攀枝花是有强大磁场的诗意和远方

  攀枝花人从来不缺激情,攀枝花城市从来不缺创新,我们呆在成都看着雾霾,我们要到远方去,远方在哪里,在攀枝花,我们心目中的诗意和远方就在攀枝花,我童年时代的远方就在攀枝花,我们院子里面所有的收到的信,都是来自渡口的信,我们上街就到邮局去,就是等来自渡口的信件!信从攀枝花来,信到攀枝花去,写信的地方就是我们的诗意和远方,那么,在这样一个诗意和远方的城市,我们能够以英雄的文化再造文化的英雄,我们不只是要有钢铁英雄、三线英雄,那么我们能不能出现文化英雄?在我的心目中,攀枝花是和深圳一样的城市,三亚一样的城市,我在北京大学和他们讨论的时候,北京大学的老师说中国有两个国际康养目的地,一是三亚,二是攀西,这一块都是世界一流资源的康养目的地,那么我们这个地方,怎么和三亚对标我们的世界性的康养,然后我们如何像深圳一样,在这一个地方,强大的磁场吸引西部牛仔,让更多的青年来这旅游,和你的事业进行一场旅游,和你的文化创业进行一场挑战生命极限的旅游!我们们怎么出这个政策,让这么多人来,像以前我们搞攀枝花开发建设一样。那么,下一步搞文化的人怎么从四面八方来,最需要市委的文件政策来保障他们,当年毛主席一声号召大家都来了,相聚在攀枝花下,今天要用什么来号召,要文件来号召,要有机制来号召,要市场规则来号召,要用我们这方土地之美来号召,怎么来打造我们政策制度,怎么来落实,要去思考。这样的话,我觉得,我们完全有和三亚和深圳对标的地方,我们要崭新的眼光来看自己。去年我在克拉玛依去的多,克拉玛依因石油而建成,你们因钢铁而建城市,我为克拉玛依提出荒野美学,当你觉得荒野之美,诗与远方就在脚下。那么,我们这个地方,怎么走到我们阳光里面去?刚才看了交流材料,我觉得大家写得非常好,但是我觉得还要有担当。两年前,自贡也搞了一个国际论坛,我说宣传部不仅仅抓意识形态,尤其是地方的宣传部,它是最大的经济部和最大的产业部。为什么?宣传部决定了一个地方的形象,决定了一个地方的品牌,决定这样一个地方人的素质,比如我们喝茅台酒,茅台酒最重要的价质是茅台酒外面的瓶子,不是里面酒水是吧?那一斤的酒水成本管不了多少钱的,就是两斤多粮食酿造出来的,而这个瓶子形象品牌决定了产业价值,所以我们要站在一种高度。当时,自贡城市的灯会,它就不是四川的灯会和自贡的灯会问题了,签了国际一百个城市,现在自贡的灯会产业界占到四川省文化产业出口的60%,它真正的是国际的文化产业。一个城市,我们攀枝花一定不能说我们攀枝花的哪一个故事,我们更多的要考国际视野、国际品牌、国际份额,如何在国际视野、国际品牌、国际份额的维度下打造文化熔炉?那么我们来打造文化熔炉也不是产出我们的一些小情怀的产品,是一个国际性的产品,我们要有这样一个高度,形成我们这个城市我们在国际上的份额,我们要有这个文化担当。一带一路上,整个成都整个四川的城市都不思考,我们在国际一带一路去担当的话,古丝绸之路以前还有地位,那么我们现在的地位在哪里?刚才白庚胜主席说到古丝绸之路的事情,何玉兴老师说了我们的思想观念转变的问题,我们能不能转化一个思想和观念,站到国际上来拼搏我们的文化产业,未来,我们敢不敢让我们的文化产业预计到500亿?畅想一下,我们要完成这个几百亿,我们如何来形成我们的政策优势,这样的话,我们不但是天地给了我们自然的钒钛和自然的阳光,而我们回报了天地文化钒钛和文化的阳光。在这种情况下的话,那么我们确实需要我们的国际品牌,攀枝花太需要文化产业的国际品牌了。太有条件做了,也应该做了。从文化这个角度从文联这个角度,我们要思考在城市文学、城市戏曲、工业文学、康养艺术群和英雄文化热这些方面,能够找到一个文化的热点。‘我甚至在想,在三线建设博物馆看到手印、脚印,我想还有个特点,就是熟悉我对攀枝花的书信印象太深了!我小时候每天都是在街上去帮他们拿信,拿了信他们给我一点好处,吃点糖什么的,就对渡口的信印象很深,因为我们是南充遂宁那一片的,那里的工人很多信从攀枝花来,那么今天,世界各地的信也到攀枝花去!这样多的信,假设我们能不能把它重新收起来,收起来能不能搞一个文献馆,如果把这些信都搞出来,我们读一遍是不是会感动一遍,那么这样的话,是不是能够就信在攀枝花兴起一个书信体文学,这种书信体文学攀枝花人都可以写,就像西藏的玛吉阿米一样的,每个人走到那里就去发呆,然后就去想自己相爱的人,然后写段话。假设,我们来到攀枝花都想写封信,我今天晚上宾馆里面马上就想我该写给谁,我是写给我的母亲,或者是写给我的爱人,或者写给没让我当他爱人的爱人,或者写给我的女儿。就像波斯人的信札,就像少年维特的烦恼一样,形成一种文学体裁。我想在这点上思考,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文学,我们的产业,我觉得有很大的潜质,英雄的攀枝花,一定会有文化英雄。我们的这一轮思想解放,你觉得它有多大的裂变,就看我们有多大的能够用英雄当年的精神来做这个英雄的文化,它确实有很大的裂变,因为攀枝花是世界康养目的地,是世界钒钛之都,也是追求诗意和远方的胜地。以前的人是哪里困难就到哪里去,今天的人是哪里好耍到哪里去玩,但是我们血管里依然流淌着和昨天一样的热血,在我们玩的时候,依然有昨天一样的情怀,挑战生命极限,同样有担当国家使命的精神。

  冶炼钢铁有熔点,冶炼文化同样有熔点,只有我们熬过经济转型的阵痛,达到催生新生事物的熔点,我们就会再造一个折射出新时代文化之光的英雄的攀枝花。谢谢大家!

  (该文是根据卢加强博士在攀枝花市委主办的城市文化人格论坛的录音整理 。)

卢加强

卢加强,四川省社科院省情智库专家,现代田园牧歌研究院院长,新帝标旅游规划院首席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