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动态 资源 企业 财经 旅游 文化

文化

在波兰遇见肖邦 那一场夏日骄阳下的肖邦盛宴

2019-08-29 15:59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阅读
摘要:一场暴雨将华沙的天空洗得一尘不染。云层很低,静静地随微风流动。阳光透亮得让人睁不开眼,空气里散发着青草和泥土的芬芳。红砖砌成的花坛里,是修剪得错落有致的月季花丛,白色的月季开得如火如荼,远远看去,像中国南方白色的栀子花。

  那一场夏日骄阳下的肖邦盛宴

  文/张娟

  发于2019.9.2总第914期《中国新闻周刊》

  一场暴雨将华沙的天空洗得一尘不染。云层很低,静静地随微风流动。阳光透亮得让人睁不开眼,空气里散发着青草和泥土的芬芳。红砖砌成的花坛里,是修剪得错落有致的月季花丛,白色的月季开得如火如荼,远远看去,像中国南方白色的栀子花。

  这是波兰华沙皇家瓦津基公园一个普通的夏季周日正午。肖邦夏季露天音乐会即将开场。

  一潭水池边,矗立着一座高大的肖邦纪念雕像。雕塑用深褐色装饰铜铸成,高5米,重16吨。肖邦坐在垂柳下,眉头微蹙,两眼轻合,双唇紧闭,似乎在细心聆听大自然的声音;他的头发和斗篷随风飘动,右手悬在空中,又仿佛是在琴键上寻找心中的旋律。远远看去,整座雕像又好像一架巨大的竖琴。

  一架黑色三角钢琴置于肖邦雕像的左侧。钢琴上方搭起了遮阳棚,这也是音乐会的舞台所在。

  夏日的华沙,气温并不很高,但紫外线却格外强烈。坐在户外,犹如火烤。华沙人似乎却并不在意,他们头顶烈日,围着这个小小舞台一圈圈坐开去,草坪上、水池边、树林里,甚至花坛边的台阶上,全都满满当当。有满头白发、颤颤巍巍的耄耋老人,也有襁褓中的婴儿。

  对于热爱肖邦的华沙人而言,在骄阳下听一场露天的肖邦音乐会,是一场神圣的仪式。

  广场周围是郁郁葱葱的大树,像绿色的幕布围绕着整个舞台。微风袭来,“幕布”翻涌。

  12点,主持人上台,介绍钢琴家的身份和背景。

  演奏者来自世界各地,皆是著名钢琴家、知名音乐院校教授以及重要音乐节和比赛的获奖者。弹奏曲目全部为肖邦的经典作品,如肖邦圆舞曲、夜曲、波兰舞曲等。今天的这位钢琴家来自匈牙利布达佩斯。

  简短的介绍后,钢琴家登台。

  随着一声悠长的琴音划破天际,四周霎时间肃静下来。美妙的音响设备将这旋律传递到每一个角落,在现场回荡。

  一阵急管繁弦般的钢琴声传来,似珍珠落在玉盘,又似疾风折断劲草,又像是南方淅淅沥沥的雨滴,密密麻麻地笼罩住整个天际。

  接着,钢琴的韵律舒缓下来。悠扬的琴声如一股甜蜜的气息,沁人心脾。周边林立的参天大树里,低矮的灌木丛里,朵朵盛开的月季里,都像流淌和分泌着音符。不时有微风佛面,像是琴声的抚摸。整个广场都沉醉在音乐的温柔乡里,不愿醒来。

  作为欧洲19世纪浪漫主义音乐的代表人物,肖邦是波兰音乐史最具影响力和最受欢迎的钢琴家和作曲家。他在华沙整整生活了20年,对自己的故乡充满着强烈的热爱。他的作品以波兰民间歌舞为基础,又深受巴赫影响,尤其在创作晚期,他将这份对故土的思念和悲叹都化为强烈的节奏与凄美的音符。时隔两个世纪,这音符依然能穿透时空,在无数个夏日晴朗的午后,激荡着人们的心灵。

  肖邦生前曾两次试图回国,都因战争而未遂。他的一生绚烂而短暂,去世时年仅39岁。死后他的遗体被安葬在巴黎拉雪兹神父公墓,他再也没能回到魂牵梦萦的祖国。临终前,他嘱托他的姐姐将他的心脏带回波兰,如今被埋葬在华沙的圣十字教堂里。

  如同肖邦从未停止过思念华沙,波兰人也从未停止过缅怀肖邦。

  为了纪念他1910年的百年诞辰,波兰著名画家、雕刻家和音乐家瓦茨瓦夫什·曼诺夫斯基设计的肖邦雕像在设计竞赛中脱颖而出,但直到波兰重新获得独立后的1926年才得以竖立。二战时,雕像不幸毁于战火,1958年重建。

  从1959年夏开始,这里每年都举办肖邦露天音乐会。一般在每年5月中旬至9月中旬期间,每周日举行,分中午12点和下午4点两场,每场持续约一小时。

  音乐会是免费的。虽然现场没有人维护秩序,但观众们都自动遵循着某些规则,安静有序。

  早来的人头顶烈日,坐在水池旁的台阶上,稍晚到的坐在远一点的草坪座椅上。没有座椅的就直接在草地上铺一张毯子全家一起躺着,四仰八叉。想要更舒适一点的,甚至远远地在树林里挂起了吊床,惬意地闭上眼睛,慢慢在音乐中进入了梦乡。没人因为这份随意而见怪,相反在这里,音乐如同水、空气和阳光,与人们的生活如影随形,在琴声中入眠,在琴声中醒来,是最自然的放松方式。

  但是你又分明能感受到现场观众对音乐的那份庄重和虔诚。每当一曲结束,都能听到铺天盖地经久不息的掌声。你很难看到有人肆意喧哗吵闹,哪怕是孩童。

  音乐会不因天气变幻而改期。虽然华沙的夏天多是天朗气清的好天气,但有时候也会阴风阵阵突降暴雨,这个时候,观众们要么自备雨具,要么躲在树林底下,照听不误。

  整整六十年来,肖邦露天音乐会都不曾从华沙的文化日历上消失过,成为一件“庄严而随意,肃静又休闲”的消夏盛事。据估计,每场音乐会至少吸引3000名观众,整个音乐季的观众多达12万人次。肖邦音乐已经成为波兰文化遗产的重要部分,对音乐的热爱和痴迷早已像基因一样被深深刻入波兰人的骨子里。

  华沙被誉为“绿色之都”,人均绿地面积居世界各大城市之首。皇家瓦津基公园是华沙最大的公园,它保留着17世纪英国皇家园林的自然风貌,园内的宫殿、水上剧场、楼阁、池沼、草地错落其间,是游客的必到之地。因此,肖邦音乐会经常会有一些意外的“闯入者”。

  他们被琴声吸引而来,生怕惊扰了人们的音乐幻梦,可踅摸了一圈又找不到座位,只好拿着手机走到最前面拍几张照片,就远远地站在树林里或者犄角旮旯的空地上行注目礼去了。毕竟,随走随入,这就是肖邦露天音乐会的打开方式。

  入乡随俗,在华沙生活了三年的我也常像波兰人一样,躺在草地上、坐在台阶上听一场肖邦音乐会。今天坐在我旁边的是一对来自伦敦的老夫妇,他们在山坡下散步的时候远远听到琴声,便循声而来。一看是肖邦音乐会,老人很兴奋,感叹自己多么幸运,能意外享受一场如此盛宴。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