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攀枝花

中国钒钛之都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 >

专访导演宁浩:对自己的片子就没满意过

时间:2012-04-24 19:22来源:新京报 作者:综合 点击:
4月下午的日头开始刺眼,35岁的宁浩斜坐在落地窗前的高背椅上,眉头紧锁,半边脸沐浴在阳光中,半边脸埋在暗影里,这使他看起来像一个焦虑疲惫、尚未成熟的教父。 6年前,一部《疯狂的石头》在中国电影市场划出了具有时代意义的新纪元,无数的投资人、青年导

  4月下午的日头开始刺眼,35岁的宁浩斜坐在落地窗前的高背椅上,眉头紧锁,半边脸沐浴在阳光中,半边脸埋在暗影里,这使他看起来像一个焦虑疲惫、尚未成熟的“教父”。

  6年前,一部《疯狂的石头》在中国电影市场划出了具有时代意义的新纪元,无数的投资人、青年导演追随宁浩的脚步,试图杀出一条“以小搏大”的黑马之路。6年后,模仿者们纷纷败下阵来,而宁浩也告别了“新锐导演”的阶段,开始了另一种探索。

  昨天,宁浩的第6部长片《黄金大劫案》正式上映。在这部讲述“小混混成长史”的电影里,宁浩收敛了自己最擅长的黑色幽默,转而试图表达成长、牺牲、信仰。对他而言,这次“转身”不仅事关电影,更关乎对自我认识、人生境界的思考。这个过程不乏纠结和拧巴,但终究要迈出这一步,这是宁浩的选择,也是他的宿命,“因为我就是这种人”。

  《黄金大劫案》 喜悲掺杂,前后有点拧巴

  新京报:拍完《黄金大劫案》,你觉得达到了预期目标吗?

  宁浩:拍完后连我都觉得有些地方不那么好。问题在剧本上,也许早一点铺垫会更好一些,故事后半段发生的事情,应该往中部挪一挪。

  新京报:可能对普通观众来说,看这部片子该笑的时候笑了,该哭的时候也哭了,差不多就行了。

  宁浩:这方面不管别人怎么认为,我得去找自己的问题。《黄金大劫案》的作品感不强——观众看《疯狂的赛车》时笑得不比《疯狂的石头》少,但为什么看完后都觉得“赛车”不如“石头”好?一部电影不是说有一个愉悦的过程就完了,之后的作品感会长期留在观众的心里。“赛车”一拍完我就觉得是垃圾,但我觉得《黄金大劫案》比“赛车”好,没烂到那个程度。

  新京报:你曾说“以市场为出发点”牵绊过你,这次呢?

  宁浩:多少会有一点。比如我太想保留喜剧的东西,但这会令作品有点前后拧巴。一个统一的作品,力量会更强,像《泰坦尼克号》,大家都哭了不就完了吗,为什么一定要笑呢?要不我就纯粹弄个喜剧,没有悲剧的部分也行。所以说还是拧巴了。我最终觉得,不该预设目标来进入创作,创作应该是像种树一样自己慢慢长出来。其实出品方给我的自由度很大,没人管我,是我自己想太多了、目的性太强,过犹不及。

  新京报:《黄金大劫案》试图讲关于成长的故事,为什么你在35岁的年龄,突然开始讲这样的主题?

  宁浩:关于成长,我一直认为有三件事:欲望、情感、信仰,这也是人的三个阶段。以往我只是在谈欲望,可一个人不只有欲望,也不是一切都为了情感而去,最后你还得找到信仰。在逻辑上我把这三个都看明白了,但还需要行动。

  借电影成长 探索和变化比吃老本强

  新京报:你迫切渴望成长,但观众需要的可能是“宁浩你再拿出个好玩的故事吧!”

  宁浩:这是市场的需要和想法。在有人问我“是否一部不如一部”时,我也给了自己一个答案——宁浩你要的就是变化,这个目的达到了,就够了。也许这一步走得不好,但总比赖在那吃老本强。艺术的本质是往前走的,让你去探索未知的世界、创造文明。去探索,这很重要。

  新京报:大家都看好你,可你为何自称“三流导演”?

  宁浩:准确地说,我是“二流市场”里的“三流导演”。第一类导演是具有智慧的,就像库布里克,这些人总能理解到长远的东西和规律;第二类导演是聪明人,昆汀、斯皮尔伯格就是,不仅聪明勤奋,还得谦卑;第三类靠逻辑解决问题,我就是这种人,拿数学的方法解决问题,不能一下看到本质,而聪明人不会绕圈子——我媳妇就是个聪明人,经常看到剧本的第一句话就说,你应该往那儿去,而我总需要去例证一遍才发现还是她说得对。靠逻辑永远达不到“智慧”,而智慧需要极其博大的人格。

  新京报:那同业的别人被你摆到什么位置?

  宁浩:别人都是一流或二流。张艺谋是一流导演,他和陈凯歌都曾有过伟大的作品,《活着》是有高度的,《霸王别姬》也有。有人会很简单地说,这是作家的能力,这我承认,但如果这个导演看不出作家的能力来,一样会拍成垃圾,导演也得是个明白人。

  新京报:你一直怀念《香火》时期的创作心态,假如让你放弃现在的一切回到过去,你做得到吗?

  宁浩:如果只是关于利益的选择,没问题。我从来没看重过钱,穿衣服、吃饭、买东西都用最便宜的。

  新京报:可你不是一个人,还有家人和孩子。

  宁浩:那也不是太大的事儿。我一直觉得,太多的物质会给你的生活造成混乱和麻烦。越少越简单,可以有很多时间和精力去想该想的事情。

  新京报:对你来说比较难放弃的是什么?

  宁浩:比如健康就是我不能放弃的。卡梅隆能放弃,但我不能,我觉得我不像他那样执着到电影高于生命。我觉得是电影在帮助我的生命,而不是我的生命在帮助电影,电影可以排第二,但不能排第一。宇宙和生命都有真相,电影就是帮助我认清这些问题的。

(责任编辑:阿蒙)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