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动态 资源 企业 财经 旅游 文化

企业

生命像攀枝花一样绽放:追记攀钢杰出知识分子、优秀干部梅东生

2019-12-31 15:54 来源:攀枝花日报 阅读

  □特约通讯员汪云富王彦华张瑜

  他牵头研发出我国第一批时速200公里客运专线钢轨,填补了国内空白;

  他担纲研发出时速350公里高速铁路钢轨,从此,攀钢钢轨成为我国高速铁路领域内为数不多的实现“零进口”的材料和部件;

  他坚持科技为生产服务,取得一个个重大突破,为攀钢高质量发展提供了强力支撑……

  他就是先后获得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四川省学术和技术带头人、中国钢铁工业优秀科技管理工作者、鞍钢集团优秀共产党员、攀钢优秀干部等荣誉称号的知识分子杰出代表梅东生。

  10月9日,梅东生在北京参加攀钢钢轨开发情况汇报会上,因突发疾病,抢救无效去世。他用毕生的敬业奉献,诠释了一名共产党员的初心使命。

  中国高铁钢轨研发领军者

  1982年7月,19岁的梅东生从马鞍山钢铁学院(现安徽工业大学)毕业。从此,他便与祖国的高速、重载钢轨研发,与攀西国家战略资源综合利用紧密相连。

  “高速铁路钢轨的研发,几乎是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开始的。”梅东生曾说,作为共产党员,就是要不断向世界前沿技术攀登。

  1995年,攀钢作出了加速开发高速铁路钢轨的决定。这一年,梅东生被任命为攀钢高速铁路钢轨开发项目负责人,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97年,国家决定上马中国第一条时速200公里的铁路——秦沈客运专线,急需纯净度、尺寸精度、平直度、表面质量要求极严的钢轨,而此时国内还不能生产。攀钢勇敢地站了出来,而梅东生团队成为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我们知道高速铁路,但对钢轨的具体要求并不清楚。”作为梅东生的弟子,鞍钢集团钒钛(钢铁)研究院材料应用技术研究中心主任、科研管理部副部长(兼)徐权说,为破解一道道难题,梅东生带领大家查阅资料、走访用户……通宵达旦地忙碌。

  2000年1月,由攀钢生产的中国首批时速200公里钢轨发往铁路线试铺。2000年8月,郑州铁路局传来喜讯:用户对攀钢试铺钢轨的使用情况非常满意。中国不能生产时速超过200公里高速钢轨的历史就此结束!提及国内第一条时速350公里京津线完全由攀钢供轨等一项项耀眼的成绩,1993年参加工作就拜师梅东生的研究院重轨钢项目团队主任邹明感触颇深:“攀钢钢轨生产线还未进行现代化改造时,梅老师就与同事一道积极谋划,成功申报了国家十五课题攻关项目‘高速铁路钢材新技术开发’。”

  这一项目推进了攀钢对钢轨生产线进行现代化改造,开发出时速350公里高速铁路钢轨和国际领先的1300兆帕级重载钢轨成套生产技术,使攀钢成为国内第一家具备批量供应时速350公里钢轨的厂家。

  “攀钢过共析钢轨PG5、贝氏体钢轨PB2开发由他指导;攀钢1300兆帕级重载铁路用PG4(U78CrV)钢轨是在他负责国家科技攻关项目‘高速重载钢材新技术开发’期间开发的,包括10月9日到北京给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汇报工作时,其中的议题之一就是PG4钢轨性能优化。”谈到梅东生对中国高铁钢轨的贡献,研究院院长助理郭华如数家珍。

  如今,我国多数已投运高速铁路钢轨来自攀钢;攀钢钢轨出口保持绝对领先地位,远销“一带一路”沿线30多个国家和地区。

  钒钛资源综合利用推动者

  上世纪90年代前,钒在高碳重轨钢中的作用研究还不深入。为探求真相,梅东生牵头负责“钒对高强钢轨钢性能的影响”“钒对高强钢轨钢焊接性能的影响”课题研究。1996年10月、1998年10月在伦敦召开的验收会上,梅东生的研究成果受到国际钒技术委员会专家组的充分肯定。

  “从2003年担任研究院副院长、2006年担任常务副院长、2007年担任院长以来,梅东生始终关注钒钛资源综合利用,多次主持和组织事关钒钛资源综合利用的重大技术及其路线图的研讨。”研究院副院长胡鸿飞说,梅东生善于听取意见,组织、推进和参与了氧化钒清洁生产、高炉渣提钛等重大项目研发,对于推动钒钛资源综合利用上台阶功不可没。

  由梅东生积极推动的“氧化钒清洁生产装备集成设计研究与应用”项目,如今已系统性地研究解决了氧化钒清洁生产工艺流程、主要装备选型设计和废水处理工艺等技术难题,形成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荣获2018年度四川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为解决约52%的钛资源伴随铁精矿进入高炉渣中,造成资源的极大浪费和环境破坏的难题,梅东生带领团队做了大量探索工作。经过各方共同努力,如今攻关取得重大突破,中试线已成为示范线。

  企业高质量发展的带头人

  2012年3月,梅东生调任攀钢钒副总经理、总工程师。此时,钢铁市场遭遇“寒冬”,攀钢出现连年巨大亏损。攀钢钒作为攀钢重要子企业,梅东生超负荷工作,为让攀钢尽快走出困境呕心沥血。

  梅东生坚持科技为生产服务,带领攀钢钒科技人员大力开展效益品种开发、工艺技术优化、产品质量提升等科技攻关,成效显著。

  他通过完善首席工程师团队运行机制,取得多项重大创新突破:“高配比钒钛磁铁矿高强度系统冶炼工艺技术研究”获2015年度冶金科学技术奖一等奖;“烧结烟气高效脱硫工艺装备集成技术开发及工业应用”获2013年度四川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和2014年度冶金科学技术奖二等奖;“高品质高速重载道岔钢轨开发及应用”获2015年度冶金科学技术奖二等奖;“高质量钢轨及复杂断面型钢轧制数字化技术开发及应用”获2016年度冶金科学技术奖一等奖;“高端履带板开发及生产技术集成”获四川省2015年度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攀钢钒科技创新部部长李桂军说,在梅东生的精心指导、大力推动下,攀钢钒从2013年起制定了详细的科技降本增效目标。从2012年到今年9月,创效高达30亿元。

  梅东生立足市场搞研发,每年主持开发效益品种3个以上,推动形成了产品开发“产研销用”一体化模式。在他的主导下,几年来,国际主流标准系列出口钢轨、热轧冷轧汽车结构用钢、高端金属制品线材等一批独有和领先产品比例从12%提高到39%,每年重点产品市场推广量保持在200万吨以上。

  攀钢知识分子的好榜样

  得知梅东生倒在了一生钟爱的事业上,不论是曾经的同事还是朋友,无不沉浸在悲痛之中。

  “他作出的重要贡献,与他认真执着、实事求是的研究学风分不开。”曾长期一起共事的研究院原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钢轨专家战金龙说,他那不为上、只为实的严谨态度值得敬仰。

  “他总是与同事一起探究事物的本质,不轻易放过任何一个细节。”郭华说。

  “包容我们的失败,是他的一大优秀品质。”与梅东生共事了33年的研究院轨道交通用钢技术研究所焊接技术项目团队主任李大东说,在许多研究项目中,他总是鼓励大家勇敢尝试。

  “他对工作要求十分严格。”攀钢钒轨梁厂副厂长蒲礼国说,“他经常提醒我们要为用户提供最好的产品和服务。”

  秉承攀钢一代代科技工作者严谨认真的品质,梅东生带出了一支以全国劳模、攀钢钒型材轧制首席工程师陶功明,鞍钢劳模、攀钢钒孔型设计首席工程师王代文,邹明劳模创新工作室等为代表的创新团队,成为我国高速铁路钢轨研发的主力军,使攀钢钢轨这一民族品牌放射出耀眼的光芒。

  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金化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资深钢轨专家周清跃说,梅东生特别具有科学精神,特别注重调查研究,眼光独到,人品高尚,“可以说,攀钢乃至我国钢轨技术包括标准、实物质量、品种类型等各方面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与他的卓越贡献密不可分。”

  英雄无悔,在梦想出发的地方,梅东生把最宝贵的生命献给了他最钟爱的事业。但他高尚的品质却像英雄的攀枝花一样,傲立枝头,灿烂绽放!

0
© CopyRight 20006-2020, vti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