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攀枝花

中国钒钛之都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态 >

迈步世界级钒钛之都

时间:2015-12-30 09:18来源:攀枝花日报 作者: 点击:
□本报记者陶泓霖 今年11月,在2015攀枝花钒钛资源综合利用院士行暨钒钛(国际)论坛期间,攀枝花钒钛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正式挂牌,这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金属材料类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攀枝花这不足中国国土面积千分之一的弹丸之地,将肩负起引领

  □本报记者 陶泓霖

  今年11月,在2015攀枝花钒钛资源综合利用院士行暨钒钛(国际)论坛期间,攀枝花钒钛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正式挂牌,这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金属材料类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攀枝花这不足中国国土面积千分之一的“弹丸之地”,将肩负起引领中国钒钛产业对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加快推进攀西战略资源创新开发、推动“中国钒钛之都”向世界级钒钛之都迈进的历史使命。

  产业升级催生“中国钒钛之都”

  在不到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国家战略”两度花落攀枝花,第一次是因为资源,第二次还是因为资源。1965年春天,“攀枝花特区”在波澜壮阔的三线建设中诞生,成为新中国第一个特区。2013年春天,攀枝花全域纳入全国唯一资源型试验区——攀西国家级战略资源创新开发试验区。

  攀枝花凭什么引来“国家战略”的垂青?

  探矿数据令人惊叹:这里“藏”着全国20%的铁、63%的钒和93%的钛,其中,钛和钒的储量分列世界第一和第三位。这里的矿还伴生铬、钴、钪、镓等多种稀有金属。据资源潜力评价,攀枝花市钒钛磁铁矿储量超过200亿吨,其潜在价值在10万亿美元以上。

  “国家战略”第一次花落攀枝花,催生了一座“百里钢城”,这张城市名片曾让攀枝花人近半个世纪来引以为豪。然而,钢铁“单核经济”既让这座城市享受了“一荣俱荣”的甜蜜,也让这座城市饱尝了“一损俱损”的苦涩。

  为化解钢铁“一业独大”的产业“硬伤”,本世纪初,攀枝花各级政府强力引导,国有、民营企业集群发力,大规模进军钒钛磁铁矿资源综合利用,开启了推动区域产业升级的新进程。

  2010年,攀枝花钢铁产业在全市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中的占比首次降到50%以下。与此相反,攀枝花钒钛产业强势崛起,跻身中国产业集群50强。

  “国家战略”第二次花落攀枝花,“中国钒钛之都”爆发出更快的加速度。2013年,全市已形成年产3.5万吨钒制品、60万吨钛白粉、3万吨海绵钛、8000吨钛锭的生产能力,钛精矿生产规模达200万吨,成为生产规模全国第一、世界第二的钒产品生产基地,全国最大的钛原料基地、全流程钛工业基地和含钒钛机械制造基地,钒钛及相关产业年产值达到856.2亿元。

  从“百里钢城”到“钒钛之都”,攀枝花画出了一道资源开发战略升级的跃升弧线。进入“十二五”,攀枝花抢抓攀西战略资源创新开发试验区建设的历史机遇,坚持“以规划为龙头、企业为主体、项目为关键、科技为动力、机制为核心、政策为保障”,努力把“中国钒钛之都”建设成为钒钛产业之都、钒钛经济之都,剑指世界级钒钛之都,力争通过科技创新、产业升级、结构调整等手段,建成全球规模最大、资源利用效率最优、自主核心技术最强的钒钛产业基地。

  “要素驱动”转型“创新驱动”

  由于铁、钛、钒紧密共生,且伴生几十种其他元素,攀枝花钒钛磁铁矿是业界公认的开发难度大的矿产资源。

  正因为难,攀枝花资源开发历程,就是一部自主创新的科技进步史。半个世纪的攻关,攀枝花不仅从被判为“呆矿”的高钛型钒钛磁铁矿中炼出了铁,而且回收利用了钒和钛,综合利用达到世界领先水平。

  近年来,随着资源综合利用的深度和广度不断拓展,诸多技术难关成为制约攀枝花钒钛产业走向高端的瓶颈。目前,全市钒钛磁铁矿中铁、钒、钛的综合利用率分别只有70%、47%和15%,以低端产品为主打的产业体系在市场波动中频受“摧残”。“要素驱动”逐渐乏力,“资源红利”日趋微薄,攀枝花和许多资源型城市一样,亟待解决可持续发展的动力问题。

  “十二五”期间,攀枝花出台了《关于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增强攀枝花转型发展新动力的意见》等,绘制了推进全域创新的路线图。计划实施企业创新主体培育、产业创新牵引升级、区域创新发展示范、产学研协同创新、创新人才发展5大工程,基本形成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紧密结合,在全省具有示范和带动作用、在全国具有鲜明地区特色的区域创新体系,力争到2020年,全市综合科技竞争力进入全省三甲,建成国家级创新型城市。

  加速战略资源创新开发,是攀枝花肩负的国家使命,创新的力度有多大,发展的后劲就有多强。开发建设初期,攀枝花科技攻关靠的是举国体制。市场经济条件下,钒钛技术创新力量怎样集聚?攀枝花通过委托设计、联合攻关、组建联盟、公开招标等多种形式,与国家智库、省内外科研院所、高校及企业携手构建产、学、研、投、用“联姻”的科技攻关新体制。

  攀西试验区首批重大科技攻关项目招投标结果公布,攀枝花成为最大赢家,4家企业发布的8大项目、15个分包成功签约,共获得省专项配套经费超过1.4亿元,占此次配套经费总额80%以上。目前,已有部分科技攻关项目取得成效。

  攀西试验区批准设立以来,攀枝花加快技术创新步伐,在高钛型高炉渣提钛、宇航级钒铝合金、钒电池等一系列重大科技攻关及产业化项目上取得新突破,填补了国内多项空白。攀枝花国家钒钛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创造出每平方公里近30亿元产值、人均产值150万元的“黄金效益”。

  从“要素驱动”到“创新驱动”,攀枝花找到了一条转型发展的清晰路径。

  “先行先试”开启新征程

  当“中国钒钛之都”与攀西战略资源创新开发试验区相融汇时,“先行先试”赋予了攀枝花最大的“红利”。

  “十二五”期间,攀枝花着力在财税金融体制机制、供地用地制度、直购电交易、资源配置管理、生态补偿机制、投融资体制机制六大领域探寻“先行先试”路径,加快推进攀西试验区和“中国钒钛之都”建设。

  支持创新开发,各级政府先行。攀枝花积极做好“审批减法”和“服务加法”,实施行政审批“大瘦身”,市级部门保留的行政审批项目由2012年底的434项减少至277项,削减幅度达36%。全市还将探索并联审批,逐步推行联合审办、超时默认、缺席默认等新机制。

  攀枝花还不断探索“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在资源综合利用中实行“非禁即入”,吸引更多民间资本参与创新开发;建立健全矿产资源开发进入和退出机制,编制攀西试验区建设项目环境保护准入指南;试点直购电交易和“矿冶电”、“水电冶”联营,推进上下游关联企业重组整合。

  2014年5月,攀枝花与雅砻江流域水电开发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2015至2017年雅砻江流域水电开发公司将通过二滩水电站、桐子林水电站与攀枝花市的企业、园区开展直购电交易,确保每年向直购电用户让利1.1亿元。

  同年9月,国家发展改革委采纳攀枝花市国税局提出的建议,将攀西试验区高品质钛原料先进制造技术及应用、钒钛磁铁矿高效清洁分离、钛材深加工等6类项目纳入《西部地区鼓励类产业目录》“四川省新增鼓励类产业”,减按15%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今年,全市预计将有42户企业受益,减税总额5400余万元。

  除了在税收优惠、金融服务等方面多点开花外,攀枝花还将“先行先试”延伸到了区域合作领域,与凉山、雅安携手探索深化区域合作,推动联动发展,力求在打破行政壁垒、建立健全重大项目会商机制、优化试验区整体产业布局等领域取得新突破。

  此外,在第十五届西博会上,攀枝花与宝鸡签订战略合作备忘录,“钒钛之都”与“中国钛谷”携手共进,强强联合推进战略资源创新开发。借力首届中国(攀枝花)钒钛产业博览会,攀枝花广邀各路钒钛精英参与攀西试验区建设,加速打造中国钒钛产业的资源、研发、生产、质检、交易“五大中心”。

(责任编辑:阿蒙)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